当前位置:人才港情感梦见清澈的河水(最终的清澈与最初的晶莹终究不同)
梦见清澈的河水(最终的清澈与最初的晶莹终究不同)
2022-11-23

哈萨克民族是这个世界上走路最多的民族,也是这个世界上搬家次数最多的民族。

之所以这样,是由他们的生活的特性决定的,过着游牧生活的哈萨克人,一生都赶着牛羊走在不断转场的路上,为了草原的生态平衡,为了牛羊的茁壮成长,他们每一天都会将牛羊赶出去,而在每个季节的来临的时候也会将牛羊转到相应的牧场。

对于他们的这种生活,最初是从李娟的《羊道》系列书中了解到的。

尽管小的时候家里也养羊,但是羊群的规模较小,从最初的两三只,到后来的七八只,每当羊群的数量超过十只,父亲便会联系人来把老羊卖掉。留下的,会等到第二年数量多了再卖。

所以每年春夏季节放羊时只需把羊赶到屋门后面的山上即可,那些羊儿也很聪明,它们会寻着肥美的草地去吃。有时就会翻越一个又一个的山头。

因为有这样的经历,所以也认为哈萨克人只会在一个地方长留,从不会搬家。

却不知从春牧场到冬牧场,他们一年四季里便是随着牧场的改变而转移。

在看过了阿勒泰的哈萨克牧人的转场,我又以为新疆的每个地方的哈萨克人都是一样,他们会在整个春夏季节不停地搬迁,有的地方待十来天,有的地方待一个月。

但是在看过了《伊犁河》之后才知道,因为地域的不同,生活在新疆两个地方的哈萨克人们转场的时间也不相同。

对于生活在伊犁地区的哈萨克牧人们来说他们的转场并不太频繁,只需要跟着季节的转换一年转四次就可以了。

然而,就是这一年里的四次,对于他们来说也是很多的,用他们自己的话说:尽管烦,也没有办法。

因此,越来越多的年轻一代哈萨克人选择了不同的生活方式。

人往高处走,水往低处流,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他们的生活

当社会越来越进步,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断地提高。对于我们来说,我们的生活也从几十年前的食不裹腹,到如今的天天都像过年,人们也不再为了吃不饱、穿不暖而发愁,这个时候人们的就会选择更好的生活。

这是每个国家、每个地区、每个民族的一种必然选择。

早在《羊道》系列的文章里,李娟就曾写着生活在阿勒泰的哈萨克年轻人,已开始向往城里的生活,他们除非不得已是不会回牧场的。而随着国家对牧人们定居点的修建,也有越来越多的牧人们不再过游牧的生活。

在多年前,李娟出名之后,曾有很多的国内大作家们给她建议,希望她能守着新疆这片最后的净土,给人们持续写出好文。李娟对此回应,大意就是他们不能用他们认为的道义来绑架她,也不能用他们所认识的所谓“纯净”生活来让她来过,因为过好的生活是每个人都拥有的权利。

她的话对于一直过着游牧生活的哈萨克人们也适用。在我们看来,每一年哈萨克民族都在逐水草而居,他们居住的地方是我们旅游中向往的地方。可是,那种生活对于旅者来说不过是短暂的体验,如果长时间生活在那里,会有很多的不方便。

首先就是交通上的不方便,尽管现在的大多数的哈萨克牧民都有摩托车,他们会骑着车子到山下的城里采买物品,但是在深秋和初春,外面的寒风刺骨,一趟下来,穿得再多人也会冻透了,长此以往,最终就会落下病来。

其次就是生活上的不方便,对于城里人来说,想要什么附近会有小超市、商店,不行就去大超市,对于生活在山里的牧民们来说,他们出门是山进门还是山。缺了什么,只能凑到一起才会一次性买回来。除此之外,如果有个头疼脑热的,他们最好的办法就是忍,忍着病痛,忍着最后不再疼痛,最终便在身体里埋下了疾患。据说在十个哈萨克牧人里有七八个都是身有疾病的。

正是这些,才使得《伊犁河》里的阿山决定改变自己牧人的生活方式,而在琼库什台里建一个大的牧家乐。他想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一直延续下来的游牧生活。

或许有些人会说,他家里有那么大的家财:300头牦牛、200匹马、300只羊,他如果继承一定不会差。但是对于他来说,继承就意味着放弃他自己的生活,他希望能有自己的产业,希望能用安定的生活方式来代替四季奔跑的生活方式。这是他选择生活的权利。

十五的栽树改变环境,总有人会为了改变生活而不断地努力

也许会有很多人会跟我一样有着深深的忧虑,会不会多年之后,当所有的哈萨克人都不再游牧,当新疆这里的草原再也没有牛羊的滋养,那么到那时的新疆会是什么样呢?

然而,这些毕竟是遥远的假想。

在喀什河流过的尼勒克的乌拉斯台乡,来新疆已有四十余的四川人邓攀,在这里有一个小院,开了一个小商店,闲暇之余他除了玩些根雕之外,还会在住的周围种树,从最初的无选择地种树,到最后去种适合这里的树,十五年的时间,他把他居住的四周变成那一片最好的地方。春天百花齐放,夏秋时绿树成茵。十五年里,沿着喀什河铺开过的100亩的地里,长满了他种的树,而这不过是因为一个人的执著而改变。

十五年的时间说长不长,说短却也不短,只有坚持下去了,才能有了今天的改变。

当我们还在忧心着无人放牧会改变环境时,或许,这里的环境早就因为其他的执著人而改变了。

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些人不再延续自己的生活,而有些人则执著于自己的生活。或许这正是自然的平衡的法则,自不必让我们这些人去忧虑。

奔腾的伊犁河水告诉我们,该如何选择自己的生活方式,由自己决定

当雪水从汗腾格里峰融化而汇成小溪时,它不会想到自己最终会中喀什河和巩乃斯河汇成一条有名的大河。它就这么向着东、向着北,最后又向着西一路奔走着。

它用它的经历也告诉生活在它们身边的人们,选择怎么样的生活是由个人决定的。

写到这里,忽然想起了最近半年来讨论的最多的关于新疆人离开新疆的话题。

说真的,在2016年之前,新疆是很多人想要来的地方,但是从那之后,新疆开始走下坡路,而到了2020年,因为疫情的原因,让很多的人离开了这里。

我曾说过,那些离开的人是因为他们能割舍到生命里曾经的过往,而留在这里的人,除了真心热爱新疆之外,还有的是因为有割舍下去的东西。

其实想一想,是什么原因造成了新疆这样呢?这是值得每个新疆人深思的问题。

每一滴从雪山上融化的雪水,都带着新鲜的印迹,而每一方流出新疆的境内的河水都带走了沿途所有不好的东西。只愿最终能留下的都是被甄选之后的精品吧。

写在最后:

奔腾的伊犁河水,一路从发源地开始,由一滴滴小小的、晶莹的雪水汇集,那些干净的晶亮的雪水经过泥土的填充,最终变成了一条浑浊的大河一路向西。但是它们在特定的时刻,之后还会变得清澈,可是这最终的清澈与最初的晶莹终究是不同。但是这所有的变化,也只有经历过的河水才知道。唯有它们才知道,它们曾经经历过了什么。

而这,也只有生活在它身边的人才能体会到。正如生活在河边的人们,他们的生活也只有他们才知道。我们所看到的不过是一个瞬间和一个时间段而已。

(本文的图片来自《伊犁河》视频截图)